首頁/品牌項目/深港合作圓桌會議/論壇成果/深港合作 | 王緝憲:正視兩地差異,發展跨境物流與全球貿易

深港合作 | 王緝憲:正視兩地差異,發展跨境物流與全球貿易

作者: 來源: 時間:2016-05-13
編者按:
2016年5月13日,深港合作圓桌會議第一次會議在深圳創新發展研究院智庫報告廳舉行,深港雙共有30余名專家出席會議,會議就深港兩地合作的愿景目標進行了探討。
深港合作圓桌會議由深圳創新發展研究院和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合作舉辦,以促進深港合作交流、推動深港合作共贏、增進深港共同繁榮為宗旨。圓桌會議的目標是成為推動深港合作最高端的交流平臺,成為對深港合作重大問題進行研究的研究平臺,成為為兩地政府提供深港合作咨詢服務的咨詢平臺。


王緝憲:香港大學地理系原系主任、地理系副教授

我認為香港和深圳差別是越來越大,不是越來越接近。我用的字是“差別”這個詞,不是“差距”。
為什么要講這個,我講兩點:
合作的前提是溝通和理解。但是我覺得甚至在我們這個層次,包括我個人在內,還常常對對方的想法不夠理解。我舉兩個方面:

一個是體制不同造成的。比如,有人會講到香港政府很多事情搞不定,不像深圳政府說了就可以算。我就在想“搞不定”這個事是好還是不好?這種說法給我的印象是,好像“搞不定”就是有點不太理想。實際上是不是一件好事呢?這個要換一個角度去體會,也許就可以明白了。

第二是關于發展觀不同,這也是我今天的一個體會。大家的發言里,已經有不止一個朋友講到GDP上的接近甚至超越。我就想到一個問題,在香港的市民、香港的媒體,甚至香港的政府官員里面有幾個人知道現在香港GDP是什么水平,不管人均還是總量,基本報紙上從來看不見“GDP”這三個字。為什么這么重視?這里面是一個指標體系的問題,我們關心經濟的發展,但是香港現在到了另外一個階段,關心的恐怕首先不是經濟發展。關心的事情不一樣會帶來另外一個不一樣,就是發展目標不一樣,比如有人講到,這30多年來,深圳河的南面沒有發生什么發展,北面完全變了。我參與北大嶼山的發展,知道周邊沒有什么新樓,參與香港會議規劃人士和社會各界的人士,覺得這一是件難得的好事,幸虧它沒有發展。

為什么觀點這么樣不一樣呢?
從根上不一樣的呢?
因為看這件事情的角度不一樣。我們認為那個地方能夠保留一個綠帶是一個難得的好事情,幸虧當時有一個禁區,現在把禁區開放了,我們要非常小心不要把道路搞得太夸張,一下子房地產進去了就把那塊地毀了。這是香港的看法,總體上是這樣一個認識。這個認識和我們現在談到要起高樓和建新房子是完全不同的理念,這種理念上的差別是理解對方的一個很重要的前提。在這方面,我們可能要換位去想一想對方在想什么,我相信方舟博士在我們一起參與大嶼山的會議上非常清楚,主要的聲音是來自我剛才描述的聲音,而不是正向反的。

合作前景有什么呢?

大家都聚焦在兩點上,一點是經濟,一點是科技?;旧鲜侵v一個東西:競爭力?,F在香港和深圳最大的差別正好不在這些方面,而是在教育、衛生、醫療、社區服務,在這些方面香港有很多和深圳不一樣,恐怕是值得借鑒的地方,能不能有機會讓深圳更多了解香港在這些方面取得的一些進展,或者有哪些不一樣?

還有一點是物流和貿易這方面,我最近開始做一個調研,是關于跨境電商物流怎么利用深圳、香港、廣州這三個不同的門戶做不同的事情,以不同的方式參與到全球的消費網絡中。我發現我們合作最好的一個前景應該是充分利用兩個門戶的差異,通過合作來極大化整體的效應,在貿易和物流這兩個領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根據王緝憲先生在深港合作圓桌會議第一次會議上的發言整理,未經作者審定。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看